首页 >焦点
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喚起大家善意接納自閉症族群,但如何能幫得上忙才是重點
发布日期:2024-04-15 08:41:02
浏览次数:563

韓劇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的非常女主角禹英禑是一名有自閉症的天才律師,讓觀眾開始對自閉症有比較多的律師了解,原意是禹英意接希望社會對自閉症者有進一步的認識,但原本期待中的禑喚寓意和影響,卻在韓國國中生之間形成了另一種現象。家善

近日,納自能幫韓國網友在論壇上傳了一篇初三學生的閉症文章,表示同學們會對學校裡的族群重點自閉症人士說「是禹英禑嗎?」、「禹英禑崽子」、但何得上「啊,非常禹英禑智障」、律師「禹英禑這麼聰明,禹英意接為什麼你不是禑喚?」,甚至在欺負的家善同時,模仿劇中霸凌禹英禑的納自能幫同學無關緊要地說:「喔,抱歉。」

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喚起大家善意接納自閉症族群,但如何能幫得上忙才是重點

但是我們可能透過一部戲劇就了解自閉症嗎?禹英禑在劇中自述:「自閉症像是鯨魚,有千百種不同類型,鯨魚的種類也有很多很多種。」是的,自閉症有很多種,最嚴重的連語言發展都很困難,智能往往也有障礙。現在的正式名稱是「自閉症類群障礙」,並用嚴重度來區分。嚴重的就是以前說的自閉症,輕微的以前則稱為高功能自閉症,或稱亞斯伯格症候群。

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喚起大家善意接納自閉症族群,但如何能幫得上忙才是重點

高功能自閉症,或亞斯伯格症候群,雖然在語言、行為、人際互動上看得出其異常之處,但往往可以正常地就學、就業,甚至被認為都具備特異功能,像天才律師禹英禑,有超棒的記憶力。

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喚起大家善意接納自閉症族群,但如何能幫得上忙才是重點

「高功能自閉症」不代表是天才

《丈量世界》一書裡面描述的數學大師高斯,大探險家洪堡,都是天賦異稟,卻習氣怪異,社交能力很差的高功能自閉症。但事實上不然,從我20幾年前在醫院遇到的第一位高功能自閉症,到後來門診中陸續遇到的幾位,都是沒有甚麼特異功能的一般學生。反而是在日常生活中,聽過一個朋友的小孩,是數學超級厲害的高功能自閉症。

「自閉症類群障礙」或譯為「泛自閉症障礙」(Autism spectrum disorder, ASD)橫跨多重情境,持續性的「社交溝通」、「社交互動」的缺損或不足,於現在或曾有下列的各項表徵:

  • 社交情緒互動上的不足與缺損,包含範圍像是,從異常、奇特的社交接觸,無法進行正常一來一往的對話;到缺乏興趣、情緒、感情上的分享;到無法去自行啟動,或被對回應社交互動。
  • 在社交互動中,非語言行為溝通上的缺損。包含範圍像是,從語言溝通上跟非語言溝通上很不好的整合;到異常的眼神接觸、身體語言,或無法了解跟使用身體姿勢的表達;到完全缺乏完全無法有表情的使用,或非語言的社交溝通。
  • 在人際關係上,有發展、維持,跟瞭解上的缺損。包含範圍像是,在不同的社交情境中難以調整行為;難以交友,或分享富有想像力的角色扮演;到完全缺乏跟同儕互動的興趣。

受限、重複的模式在行為、興趣或活動上,表現為以下至少兩種,於現在或曾有:

  • 定型刻板,或重複的動作、物體,或語言的使用(如把玩具排成一長排、東西都要翻面、重覆別人的話,或者個人獨特的語言)。
  • 對維持一模一樣的堅持、對慣例完全沒彈性的固著,或者在語言、非語言行為上儀式性的模式Stereotyped (如對小改變會有極度的不適、生活改變上的困難、僵硬的思考模式、特定的問候儀式,每天要走一樣的路,或要吃固定的食物) 。
  • 極度受限的、固著的興趣,但是在強度上、或聚焦上異常(比如對不常見東西很強的依附,或堅持,過度專注或堅持不懈的興趣)。
  • 對感官刺激有過度,或遲鈍的反應,或者對外在環境的知覺有不尋常的興趣(譬如對痛或溫度缺乏足夠的感受,對於某些聲音或者東西有非常不舒服的反應,過度的去聞或觸摸東西,對光線或移動特殊的著迷)。

這些症狀必須在早期發展階段出現,但是無法以智能不足(智能發展障礙症) 或整體發展遲緩做更好的解釋。缺損可能到社交溝通需求超過受限能力時才完全顯現,或是可能被年長後習得的策略所掩飾。臨床上,這些症狀已經造成社交、職業或其他重要領域方面顯著功能減損。

精神疾病不應被歧視,也不應被過度美化,需要的是瞭解跟因材施教

像禹英禑雖然可以:

  • 被動的社交回應,但主動性就不好,更缺乏與人情緒的互動,與人接觸也明顯有異常。
  • 他可以有表情的使用,但一些眼神接觸、身體語言是異常的。
  • 雖然可以跟同儕互動,也有一定的瞭解能力,但依然需要別人的主動,來發展、維持人際關係。
  • 她有定型刻板的動作、有個人獨特的語言、特定的問候儀式、吃固定的食物、固著,興趣極度受限的

這部戲在很大的程度有符合診斷系統中的要求,一致性頗高,這並不容易,但禹英禑的肢體表現我是覺得比較像腦性麻痺。當然,任何可以促進對精神疾病瞭解的戲劇,精神醫學界都該歡迎,但是誇張到那即使在現實世界連百萬分之一都不具的可能,卻足以帶來過度的反效果。

問題在,有些事實是無法想像的,因為人會慣性的去美化結局,用超出常規許多的特例。不嚴重、高功能的自閉症,長大當電腦工程師、音樂家、數學家是有可能,但是律師、老師、政客,那就太勉強了。至於期待他們可以跟人產生感情上的互動,甚至對人有愛情,那也真的太美啦。

幫得上忙才是重點

這類題材會引起共鳴,是可以喚起大家的善意,來接納一群腦功能異常的自閉症族群。但是從精神科醫師的角度來看,如何可以真的幫上忙才是重點。有些時候讓家長過度期待,卻是生了病小孩,甚至是精神醫學從業人員,的折磨跟夢魘。

幾年前,一個媽媽帶著自閉症小孩來看我,女兒16歲,即將面臨高中畢業的問題。可是她的功課不好、沒有朋友、沒有興趣跟專長,連社交網路也沒興趣。心理師跟我花了很多的力氣,希望可以引起她對未來的一點興趣、對人際的一點熱情,經過幾個月的努力、筋疲力盡下來,我們真的只能放棄。最後跟媽媽開始討論後續工作、生活的安排,這才發現社會資源可以幫他們的不多。

照目前台灣的教育、社會福利系統,我們可以幫他們的不多,我想韓國也好不到哪裡。反而是很嚴重的自閉症,那種連對話都很困難,才比較有社會資源,這真的是必須好好思考如何補強的地方。

戲劇要有收視率,某種程度的美化、逾越醫學與邏輯是沒有辦法強求的。就像描述思覺失調症數學家的電影《美麗新世界》一樣,反而讓人覺得思覺失調症可以帶來美麗的新世界,賦予疾病迷思式的浪漫。對任何當事者來說,沒有疾病是美麗的,也唯有在自己的努力、旁人的幫忙,跟社會的支持下,世界才會翻開新的一頁。

延伸閱讀

  • 【韓劇】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:其實相當主流也相當正常,美化不只忽視真正的問題,更會扭曲現實
  • 從《非常律師禹英禑》看自閉症:這群星星的孩子,依然能擁有彩虹般的生活

【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】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,每週獨享編輯精選、時事精選、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。還可留言與作者、記者、編輯討論文章內容。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!

責任編輯:潘柏翰
核稿編輯:翁世航


上一篇:美国人又开始担心:来自中国的芯片将泛滥
下一篇:喊狼來了 為什麼聯準會又不升息|天下雜誌
相关文章